“绿领巾”事件彰显我们尚处野蛮社会

西安未央区第一实验小学给“后进”学生佩戴绿领巾

西安未央区第一实验小学给“后进”学生佩戴绿领巾。是不是该校老师们绿帽子戴多了?

陕西西安未央区第一实验小学要求“后进”学生佩戴绿领巾,目的据说是为了“激励其上进”。看到这则新闻,先是好笑,然后悲凉。我们的教育工作者,备受社会尊敬的“灵魂工程师”,自己的灵魂居然如此灰暗不堪?

“绿领巾”该不该佩戴,在此不做辩论。事实大白于天下,人们心里自有一杆称。总之,再如何我也不会产生该小学校长陈宏那样的逻辑。(据说该校长大人拥有:研究生学历,民进未央工委副主任、西安市未央区政协委员、陕西省青联委员)。一个教育工作者如果这点道理都不懂,赵昆璎有理由怀疑他的智力、怀疑我们的教育体系的智力。我甚至都怀疑他是不是他陈宏本人也是个受害者,绿帽子戴多了对绿色产生了奇怪的心理?更奇怪的是,这样的荒唐、这样的闹剧,出现在21世纪已经相对发达的中国,出现在本该纯结的校园里?

绿领巾事件,和以往更多的事件一样,看深入进去,是个社会的问题。我们的社会,尚处于野蛮状态。一个野蛮社会的特点就是:拿幼小者、弱者开刀。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