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委会应予取缔:一位小学生家长眼中的家委会

中国现行的中小学家委会应予取缔。因为它已经偏离了设立的初衷,非但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反而异化为学校和班主任老师的走卒、代理人,成为学校或班级不合理行为的帮凶。这是赵昆璎作为一名小学生家长亲身体会到的。

家委会成立的本意,是实现家校沟通与合作,让家长充分参与学校管理,有效体现家长对学校教育教学工作的知情权、评议权、参与权和监督权;完善学校、家庭、社会三位一体的教育体系,营造良好的教育环境 ;深入推进素质教育,促进中小学生的全面发展。但在事实上,这些基本都落空了。近一年来,赵昆璎孩子所在的班级的家委会并没有做过此类工作。

那么现在存在于中小学各个班级的家委会都在做些什么呢?据赵昆璎近一年的观察,他们主要做这些事:

1)给班主任老师当助手,说不好听点就是打杂。包括:搞卫生、代收费、开收据、搬东西等。家委会成了学校的免费临时工。 Continue reading →

“长大后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之我见

在中国教育的诸多空洞说教中,“长大后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绝对是赵昆璎所最鄙夷的之一。因为,这是一种死板的教条,甚至是一种道德绑架。

首先,一个人不是为了“对社会有用”而生存的。一个人只要以合法的方式自食其力、创造价值,自然就会对社会有用。也就是说,“对社会有用”是一种自然而然的结果,不是目的。恐怕也没有哪个圣人会以“对社会有用”为目的去工作生活。 Continue reading →

从“让领导的车开进小学校园”想到“让领导先走”

孩子已经上了小学,赵昆璎自然也加入了每天的接送大军。每到放学时间,小学生们在校园列队,家长们在校门口等待,到了规定的时间准点打开校门。

2016年新学期的一天,放学时间已经到了,小学生们也在里面列队站好了,但迟迟不见放行。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人群有点开始骚动,纷纷猜测今天怎么了?差不多超过5分钟的时候,两辆黑色轿车像幽灵般从家长人群身后驶来,校门非常配合地打开,轿车贴着人群进入学校,又贴着站队的小学生们开了一阵,然后就停在队列边上。前面的那辆车车门打开,走下来几个领导;后面的车门也打开了,走下来几个跟着领导屁股拍照录像的。家长们顿时明白了,原来孩子们是为了等着领导“视察”充当“道具”啊! Continue reading →

Teaching the Common Core in China 中文版

声明:Teaching the Common Core in China 发表在纽约时报上,英文原文链接在这里,中文原文链接是在这里,作者是David Metz。纽约时报上的中文译名为“当美国教育方法遇到中国应试制度”。作为一名中国教育的观察者以及批评者,赵昆璎对作者David Metz的实践和贡献深表感谢。以下是正文:

会议是在一个铺着白色瓷砖的简朴讲堂里举行的,它位于中国舟山群岛最大的岛屿上,也就是东海和长江三角洲交汇的地方。讲堂内唯一的装饰是用彩色粉笔在黑板上写的英语致词:“欢迎家长和学生们。”

这是我第一次参加舟山中学的家长会。作为与会的唯一一名老外,我坐在前排,旁边是我的翻译,后者刚刚拿到语言学学位。

校长讲完话之后,这个高中课程联合教育项目(High School Course Joint Educational Project)的负责人刘茂林(音)就我们的学生可以如何获得提高发表了讲话。然后就轮到我了。在翻译的帮助下,我表示自己对学生们取得进步非常有信心。我提到学生们的参与是未来取得成功的关键,因为他们可以相互学习,我还请求家长们鼓励自己的孩子更充分地参与进来。一些家长点了点头。

我还详细阐述了自己的教育理念,即我们的学生需要在学习方面更有自主性,并且满腔热情地描述了一种以学生为中心的教学方式。这些话被翻译成中文之后,似乎在现场引起了不安。接着,家长们把问题抛了过来。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