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江晚报竟如此包庇艾滋病血医院?

住院感染艾滋病

住院感染艾滋病,然后又传给护工

“杭州萧山护工被病人咬一口,两人都查出艾滋病,而住院前检查均正常” (详见2012年2月24日钱江晚报,点击钱江晚报网络版,下拉至“H0001:杭州新闻”页面;或点这里看全文)。

一名护工在护理住院病人时被病人咬了一口,结果查出感染了艾滋病毒;护工上岗前体检正常;吊诡的是,病人住院前体检也未感染了艾滋病毒(否则估计她也住不进来)。推出:病人在医院染上艾滋病毒,然后传给护工。

这是一个最最简单基本的逻辑推断,只需要最基本的医学知识。这样的大悲催事件,在兲朝其实并不少见。因在医院住院、输血而染上艾滋的新闻经常被报道,还有献血后感染艾滋的。其实那些去医院后感染艾滋、而后发现的还算是“死的明白”的。要知道不是每个人都会出院时做个血液检查,而那些在医院染上艾滋而混然不知的倒霉蛋们,若干年后艾滋病发作时连原因都不知道,搞不好还被周围的人指责“生活不检点”等等,可谓是死得不明不白。

很多去过医院的人知道,手术前医院会要求你签一份免责协议,申明如果因为输血感染艾滋病或其他血液传染病的话,医院不负责任。这样的协议,其实无论从道理上还是从法理上看,都是荒唐和颠倒黑白的。是不折不扣的黑协议。就像你去商店买东西,店家要求你签协议,申明售后概不负责一样。可就是这样荒唐的协议,在中国施行着,没有人管。赵昆璎曾经陪人去过杭州萧山医院,当场见识了签这个黑协议的过程。病人如有犹豫和意见,医生会立即不悦,摆出脸色来,威胁道:到时候如要输血,你还是要签的,不然不能输血。以此来逼病人就范。

令人不解的是,罪魁祸首的医院,居然在新闻中只字不提是哪家。新闻焦点就是医院,不披露哪医院,这样的新闻还有多大意义?想告诫读者什么?仅仅是告诉大家“艾滋是可怕的、生命是悲摧的”吗?甚至,新闻的最后还略带余味地写道“一个身患艾滋病的护工,还有谁愿意请她,一个艾滋病人,谁又愿意照料。一时间,黑色的命运又将两人拴在了一起。”

我们的新闻机构、我们的妓者(对不起,本想称呼你们为记者,但实在觉得前者更为贴切),并非不知道哪家医院,恐怕因为医院是权贵部门,不敢得罪医院,或不敢得罪上级卫生主管部门。当然,妓者们会罗织出一些冠冕堂皇的说辞来,譬如现在事情还未查清,医院正在调查云云。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些平头百姓若是犯了事,妓者们会毫不客气地把照片、姓名、地址甚至家庭情况在报纸上说得一清二楚,唯恐弄错了人一样。

所以,尽可能少去医院,远离白大褂,保护好自己,还特别要保护好你的孩子,得了感冒等小病别动不动往医院送。在兲朝,如果你不是权贵,没有谁会保护你、同情你,一切只能靠自己。

注:赵昆璎从未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作为一介草民+屁民,何来斗胆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相关不实报道纯属已倒闭的垃圾超市好又多及其关系户的无中生有、打击报复。特此声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