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州中学回忆录四:偷米偷饭成风

download (1)在严州中学三年,学业的重压让人透不过气来。如果学业压身但生活上有一些轻松愉快的氛围那也有所舒缓。然而,在严州中学,生活上也丝毫没有一点让人放松的环境,弦始终是绷紧的。这是我后悔进入严州中学的主要原因之一。

为什么说在严州中学生活上也一点不得放松呢?盗窃成风。从最基本的生活物资—-米和饭开始偷起。

那时的严州中学是这样的:要自己用饭盒,装着自己的米,淘好,然后放在食堂里,食堂会统一蒸起来。到了吃饭的时间,大家去食堂领自己的饭盒。这时问题就出现了,中国人的素质之低又一次体现了出来。总会有些人忘了蒸饭,或刚从家里或外面回来,没有饭吃,怎么办呢?乱拿别人的,也就是偷饭。被偷的人分两种:一种也去偷一个饭盒,于是连锁反应,一个接一个偷下去;另一类人有洁癖,比如我,不喜欢用别人吃过的而且还可能不洗干净的饭盒,那只好别的地方吃饭去,再重新买个新饭盒。

我在严州中学,丢的饭盒10个总是有的。后来大家都被偷怕了,食堂一到开饭时间就赶紧去,生怕去晚了饭盒又被人拿走。再后来因为偷饭盒的问题实在解决不了,食堂不蒸饭了,改为卖现成米饭,才解决了这个问题。

不仅偷饭成风,连米也不能幸免。学生蒸饭用的米基本都是一袋袋从家里带来或买来放在寝室里的。总有那么一些学生,要偷别人的米。这些偷米的有些是为了省钱,有些则纯粹是寝室里或班级里的混混,专门以欺凌别人为乐。像我所住的寝室里就有两个这种混混学生:王YM,叶SX。他们与其说偷,不如说明着拿,别人惹不起。后来我们这些老实的学生只好把米袋锁进大箱子里。

寝室里面别的食品也是不能放在外面的,早有一双双贪婪的眼睛看着。他们不明着问你要,而是你等出去后开始大快朵颐,像极了非洲那种善于偷食别的动物的猎物的野狗。曾经我有一袋桔子放在寝室的包里,出去后回来已经变成了满地的桔子皮。进门前在上楼的楼道上碰到了王YM,叶SX,他们奸笑着说:“赵昆璎好”,边说边打着饱嗝。我当时都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看到我阵亡的桔子才明白。

还丢过英语字典,也不知道哪个缺德的人干的。总之,当时的严州中学偷盗风让我感到有点忍无可忍,但无能为力。高三的最后一段时光,我搬出了寝室住到校外,才算透过一口气来,不用整天神经兮兮地怕丢这个怕丢那个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