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州中学回忆录三:拆烂污的数学老师

在赵昆璎15年的学生生涯中,见过优秀的老师,也见过不那么优秀的老师。不优秀的老师主要是教学水平不是很好,教学态度还是好的。既没有教学水平,又没有良好的教学态度的,15年中只遇到过一个:曾经任教严州中学1991届高一(2)班的数学老师胡增明。

胡是宁波人。高瘦,面无二两肉。他说一口极为接近宁波话的普通话。宁波话里有个词叫“拆烂污”,意思是做事态度不端正,乱来的意思。这个词用来形容胡增明上数学课最贴切不过了。

胡增明的数学课基本上不是用来教学的,而是用来胡侃乱吹的。曾经有同学用录音机录音给他统计过,一节课40分钟,只有5分钟跟教学有关。而且这5分钟也仅仅是读一下课文,读一下课后的习题,完全可以不要老师靠学生自学完成,毫无技术含量可言。

在胡任教的一年多里,几乎每节课如此。他每天都侃些什么呢?天南地北,乱七八糟,想到什么说什么。实在没事情了,让学生站起来比赛朗读,于是大家就在数学课上练起朗读来了。

胡很会吹嘘。刚入学的时候,他把自己吹得神乎其神,说是一开始让大家听听笑话,放松放松。过两个月上真家伙。我们也就相信了。没想到过了几个月他依旧是不务正业地吹牛,同学们才恍然大悟。这时大家才都觉得被欺骗了。

这样一个拆烂污的人何以能担任重点中学重点班重点学科老师的要职呢?这里面其实是有原因的:胡有行政职务,是个校领导,他是当时严州中学的教导主任。正因为这个原因,所以给了他这个美差。

胡这种不负责任的教学引起学生的反对,当时全班40几号学生几乎没有一个不反对胡增明的。反对的方式分为两种:一种大多数老实的学生(在我国这种体制教育下学生对老师大多是害怕的),他上的课不听了,自己看书自学,让他自个在台上吹去;还有几个胆大的学生去学校告状,这时他的行政职务身份起到了保护的作用,学校明知学生们对胡有意见,也没有把他撤换掉。为了应对学生的投诉,学校还组织了一次公开课。这时胡那种体制内的狡猾充分而适时地发挥了出来。在公开课上他不再吊儿郎当了,终于正经地上了一次课。当然,他的课是没什么水平的,但至少这节课是“敬业”的–尽管只是作作秀罢了。

字如其人,胡写得一手鸡爪般的烂字,还自诩为“有特色”。不得不承认,像胡这样的人不管人如何,内心是强大的。强大到几乎没有人可以影响到他而引起他的反思。

所以,严州中学就是这样用一个全县范围最优秀的学生做供品,供奉了胡增明这个不负责任、拆烂污的校领导。而我们都成了官僚体制的牺牲品。

一年多后胡调离严州中学到其他学校做官去了。我们终于从他的单口相声中解放了出来。学校又调了一位普通班的数学老师给我们。后来又换过几次老师,实在没老师了让(1)班的老师给我们代课。

因为数学老师的问题,我们这个班的数学水平一直很差。平均分大幅落后于入学分数一样高的兄弟班(1)班。除少数很有数学天份的自学成才外,大多数我们班的同学只会基本的数学题,有难度、有技巧的题目我们很难做出来。而(1)班就不一样了。他们的数学老师是严州中学的数学明星老师钭RC,在钭的教导下(1)班的数学成绩大幅领先于我们班。

重点中学重点班里是一个拆拆烂污的数学老师,现在想起来都如梗在喉。这也是我们严州中学91届高一(2)班心中永远的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