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阿里巴巴前员工眼中的所谓“阿里巴巴价值观”

阿里巴巴前CEO卫哲被所谓阿里巴巴价值观KO

阿里巴巴前CEO卫哲被所谓阿里巴巴价值观KO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阿里巴巴公司CEO卫哲出局,原因据称是“不符合阿里巴巴价值观”。事情的起因是近1%阿里巴巴的重要客户“中国供应商”涉嫌欺诈,也就是在阿里巴巴上做生意时骗了老外的钱。而卫哲身为公司CEO把关不严,为了阿里的业绩纵容了这批客户。

“阿里巴巴价值观”,好家伙,听起来来头确实不小,而且阿里集团里的不少员工(大多27岁以下)笃信之,并引以为傲。10年前,赵昆璎曾在阿里巴巴公司短暂地工作过,后来同样因为“价值观”的名义离开。作为一名阿里前员工,根据自身经历,在此就谈谈我对这个事情的看法。

10年前,本人还只是一个初出校门的毛头小子,什么也不懂,不知道自己适合做什么,该往哪走。像处在我这个阶段的年轻人,最大的幸运要么是有可以指引自己的明智的父母,要么是有那么一个可以带自己的师傅领自己上路。可惜我没有这么走运,什么都没有,只好自己瞎闯瞎混。自己的专业比较冷门,只好看看别的。当时的电子商务刚刚兴起,比较时尚。看到阿里巴巴招中国供应商的支持人员,要求也不低:英语6级,有行业背景和营销背景。这些我都有。说实话,在那个时候,别说满足这全部几条,就是其中第一条“英语6级”也是不多见的。于是我屁颠屁颠地去了,很顺利地通过了面试。于是开始傻逼乎乎地开始憧憬在写字楼里的电子商务精英的白领生活,呵呵。

很多年后我才清楚地认识到,一件没有经过深入了解的事,往往是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这次进阿里工作就印证了这一点。首先是工资:从原公司离职前我提的要求是3000,阿里的HR没有明确表态,去了之后实际是2000还不到。而这个数我在原来公司就可以拿到。其次,名头上“精英”了,“白领”了,实际的工作连民工都不如,完全是一个坐在写字楼里的民工、计件工。我们这个部门应该算是阿里巴巴公司内部较为重要的部门,负责维护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中国供应商”,也就是那些一年付给阿里巴巴几万到十几万(当时的价格)获得会员资格,可以在阿里的网站上推广的那些外贸商。但工作的最大内容,就是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地修改客户发的供求帖子,看下哪些用词错误或格式不规范,或去掉他们写在上面的联系方式等等。这样的工作,最大的要求是耐心和熟练,就像是流水线上的女工那样的人,才可以做到最好。而显然我不是流水线上的女工。英文水平上其实高中就够了,6级完全是浪费。

工作内容和收入上的不如意当然打击了我的热情,那段时间心情一直比较低落。不过,引发我离开阿里巴巴的倒是不因为这个原因,而是另一件事,另一件牵扯到“阿里巴巴价值观”的事。

阿里巴巴价值观,啰里啰嗦一大通,涵盖了几乎所有作为职员应有的品质。在此没有兴趣复制+粘贴,如感兴趣可自行google去。可以说,站在老板的角度,没有任何理由说这个价值观不好。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像监狱里那个神圣无比的“监规”。当时阿里公司内部有一个员工留言板(BBS),倡导大家畅所欲言,什么都可以在BBS上说,但不要不说或在背后说。据称这也是阿里巴巴价值观的体现。当时我还是对这一方式很有好感的,觉得这样很好很开明。想着哪天自己有什么事也发布一下。我这个人,年轻的时候傻逼就傻逼在这里,什么写在纸上的,冠冕堂皇的条条我都信,结果死的是自己。现在分析起来,这些其实都跟我成长的历程有关。我的父母,就是这样的老实人,过于相信社会,过于相信美好的事物,结果吃亏的是自己。

我进去阿里后先是被分配到别一部门实习,那个时候刚好举办一个什么大会,好像是“西湖论剑”什么玩艺。换了现在白送我去我也不去,那个时候不是嫩吗,也怀着朝圣一样的心情想去聆听伟人的“教诲”,呵呵。这个大会员工也有票,不过票少员工多,得抽签决定谁去。我实习部门的头告诉我“你得去你以后工作的部门抽签”,我去了那个我以后要去的也就是中国供应商的客服部,那里的头又说“我们抽好了,这次没有了”。操,这不是玩人吗,欺负我是是新、新、新来的吧…

心里有一丝不快,但是,丝毫没有什么恶意地把这事发到了BBS上“畅所欲言”去了。还傻不啦叽地想领导下次可能会照顾我,直接送我一张票。事情的结果,了解中国人情事故的人可能都猜得到:我后面去的那个部门的头就因为这事百般刁难,最后我只好卷铺盖走人,fuck out,反正这里我也不喜欢做。

回忆下当时那个部门的那个头,好像名叫苏三斤(Susanjin,又叫金媛影)。性别女,名如其人,矮小黑瘦,细眉斜眼。呵呵,真是相信价值观还不如相信“相由心生”呢。据称也是阿里的创始人之一,名为创始人,其实不过是马云的一名学生罢了,毕业了跟着老师打工,就成了创始人了。当时的阿里巴巴还没有开始盈利,财务吃紧。此女言必称“家境殷实”,言下之意是不在阿里工作我也可以混得很好,在阿里工作是给人家马云面子了。

有位先贤说过“办公室里不要得罪女人,尤其是有点权势的女人”。我他妈傻逼一个,相信了什么狗屁的价值观,忘记了这句话。因为抽签的事发到BBS上驳了苏三斤的面子,她开始对我冷言冷语了。工作量大,大家都无暇说话。再说这种工作不需要怎么说话,有事也是email或聊天软件沟通。可偏偏苏三斤盯上了我,“你一声不吭可不行呀”。公司让大家空的时候多了解了解公司的事,我就在事情做完快下班的时候看了看公司新闻和总裁们的介绍。苏三斤眼睛真贼,让她逮着了,抽个凳子坐过来,说“我不知道你是太空了没事做,还是不想做事?”。开会的时候也开始威胁,说“公司每年都要淘汰人,我们部门也有,大家要有心里准备”。

最后谈离职手续的时候这厮又不直接出面,让她手下的一个小跟班(白白胖胖一男生,好像姓倪)来跟我谈,理由也是“不符合阿里巴巴价值观”。Bull shit, 与其说不符合你们的价值观,不如说不符合你们的头的口味吧?我收拾东西的时候苏三斤又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像唐僧一样在边上念叨“你真的是很好的一个人,以后找工作要找适合自己的工作”。我他妈懒得理,大步流星地离开了这个令人郁闷的环境。

想想也是,要不怎么我当时才大学毕业两年,在阿里公司里头就属于中高龄了呢?只有那些20多,没有自己的价值观的人,对他们来说阿里巴巴价值观才有市场吧。

阿里巴巴价值观,可能只是一个托辞,一个壳。里子里面,各怀鬼胎。对卫哲是这样,对我也是同样。不同的是,一个是高薪聘请的高管,另一个是低薪的IT民工。

注:赵昆璎从未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作为一介草民+屁民,何来斗胆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相关不实报道纯属已倒闭的垃圾超市好又多及其关系户的无中生有、打击报复。特此声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One comment

  1. [...] 回顾当年自己被阿里巴巴辞退的原因,其实比这个月饼事件还要无厘头。月饼事件多少有些不妥之嫌,而我的那件事至今都觉得自己没有做错,甚至是响应公司的号召做了正确的事(内网上发了个帖子提意见,欲知事情经过可以看这里)。月饼事件的当事人自称“懵逼”,赵昆璎当年比他还懵逼一百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