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不起幼儿住院费裸体上街”脱光了谁的裤衩?

交不起幼儿住院费裸体上街

交不起幼儿住院费裸体上街脱光了谁的裤衩?

一个月前,广东白电县张某某出生两个月的幼儿患急病入住电白县妇幼保健院治疗,今日(27日)治愈出院。该夫妇今日下午接幼儿出院结算时,尚欠院方住院治疗费1500元。在无法筹到资金的情况下,一家四口脱光衣服徒步走上街头求助。

朗朗乾坤,21世纪人类高度文明的社会,出现这样的一幕。对这一家四口,赵昆璎惊骇有之、怜悯有之、痛心有之。唯独没有羞耻。羞耻不在张家四口,而在他处。交不起幼儿住院费裸体上街,脱光的不是张家四口的衣裤,而是我们的医疗保障、社会保障的裤衩。令其丑陋的私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让世人得以一览无余。

面对病人,还是一个得了急病的仅2个月的幼儿,区区1500元人民币的代价就让我们的号称救死扶伤的医院脱光了裤衩。这区区的1500元幼儿急救款,更让我们的社会保障、社会救助脱光了裤衩。

裸体上街,赵昆璎非但不以张家四口为不堪,反而敬其诚信。离开医院,可以一走了之,抛下1500元于不顾。可是,张家人没有这么做。他们宁可自取其辱,一丝不挂,也要还上医院欠款。尽管,张家人有可能不知,以医院现行收费,动辄几十倍上百倍的药品利润,这1500哪怕不要医院都大有盈余。如果说张家之一丝不挂是为不堪,何以形容我们的医院?

裸体上街,赵昆璎非但不以张家四口为耻,反而敬其磊落。区区1500元,一个两个月大的新生命,他没有向我们的社会救助部门伸手。当然,我们的社会救助部门更不可能会主动找他。张家人选择了裸体上街。如果说张家之一丝不挂是为可耻,更何以形容我们的社会救助部门?

裸体上街,赵昆璎非但不以张家四口为有碍观瞻,反而敬其警示。区区1500元,一个两个月在的新生命,足以让张家脱光后裸体相向,同样,也足以让我们任何一个在某些状况下同样一丝不挂。看客看到的也许是笑料,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样看到的是对社会无奈的悲凉:有一天如果我们落魄了,也一样好不到哪去。

裸体上街的张家,脱光的是医疗体制、保障体制的裤衩,让他们的私处,丑陋地呈现在光天化日之下。

注:赵昆璎从未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作为一介草民+屁民,何来斗胆编造、故意传播虚假恐怖信息?相关不实报道纯属已倒闭的垃圾超市好又多及其关系户的无中生有、打击报复。特此声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 HTML 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